彩霸王论坛,www.888824.com,王中王最快开奖现场,949456香港马会资料,香港马会资料大全58008,884444.com,www.188199.com
主页 > 884444.com > 文章列表

问吧精选 用历史这把手术刀看清真实的明朝

发布日期:2019-09-18 11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明代,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,也是另一个朝代的循环。有人说它专制腐朽,也有人认为它自由开放;有人说它保守落后,也有人认为它开拓进取。为什么如此多相互矛盾的标签,都被浓缩起来贴在这同一个朝代?到底明代是怎样的?

  让我们一起用历史这把手术刀,切开谎言与愚昧,看清过去真实的血肉。也许最后,我们会发现,历史记忆从来不是死去的、冰冷的往事,而是与现在一起跳动、一起生长的活物。

  我是魏阳,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、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东亚史教授、腾讯《大家》专栏作家,也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员。关于明代的政治、制度、文化和军事,欢迎与我聊聊。

  Q:明朝的精英知识分子对待科学技术的态度是怎样的?当代中国人和明朝士大夫在对待新的科学技术上有什么不同?魏阳:明代的知识精英,是取得功名比如进士身份的士大夫。他们对来自西方的科学技术有两种对立的态度。

  一部分人很欣赏,比如徐光启、李之藻、叶向高、李贽等人。徐李二人还和利玛窦合作,翻译了很多他从欧洲带来的科学书籍,内容包括天文、地理、算数、几何等等。这些开明士大夫把欧洲的学术称为“天学”,非常敬仰。特别是欧洲的地理和天文知识,在当时超出中国本土的传统,让这些士大夫大开眼界,赞叹不已。在《剑桥中国史》明代卷中有一章专门讨论欧洲的“天学”。

  同时,也有一些士人不喜欢欧洲的传教士,比如沈榷。万历年间有南京教案,一些传教士被送回澳门。但这主要与明廷害怕天主教与白莲教有关,朝廷担忧民间宗教失控,并非专门为了欧洲的科学。

  有学者发现,仰慕欧洲科学技术的明代士大夫中,东林党人和有东林色彩的士人居多。而反对西学的,往往代表皇权和北方地主利益。

  明朝的士大夫对待西方科学的态度总体还是开明的,有一种为知识而知识的纯粹兴趣。因为对科学的兴趣,而加入天主教的人也不少。这与当时流行的宋明理学“文以载道”的态度不太一样。宋明理学认为,知识应该为道德修身服务。但是这些喜欢西学的明代士大夫,纯粹因为对于自然的好奇,而被科学吸引。这说明了明代思想文化的多样性和开放性。理学远远没有达到垄断社会的地步。晚明是一个很开放的社会。

  后来查禁天主教是清代雍正年间的事情,而且和梵蒂冈教廷不宽容中国的祭祖和祭孔仪式有关。而且即使在清代,欧洲的历法,比中国本土的历法准确,也是公认的事实。

  Q:对东厂西厂之间的恩怨等频有兴趣,请教授介绍下。魏阳:明初撤销宰相。明太祖设计的制度,是让所有官员都互相监督,分别向皇帝汇报;在外庭取消了官僚集团的领袖,造成一种分而治之的局面。目的当然是君主独裁,大权在握。

  但是这种制度,需要极为聪明勤奋的皇帝,日理万机,不知疲倦。大部分明朝皇帝是不可能像太祖一样勤勉的。所以后来就出现了皇帝的代理人,代替皇帝行使专制的功能。

  为了加强皇权,协助皇帝监视所有人,在永乐年间增设了东厂,越过司法机关,向皇帝汇报负责。后来在成化年间,又增设了西厂,权力更大,超过东厂。还引起了衙门之间的矛盾。

  明朝分而治之的制度设计,造成了皇帝总想新设部门,来监督官僚,然后再新设部门,来监督监督者。结果是架屋叠床,官僚机构越来越臃肿,吃皇粮的人越来越多,干事的人反而越来越少。明初的官僚机构人员只有数百人,但是到了晚明,却有了十几万官员。膨胀了多少倍。同时,明朝的税收的增加,远远慢于官僚机构的扩张,结果是巨额财政赤字。

  《复杂社会的崩溃》的作者约瑟夫·泰恩特(JosephA.Tainter)认为,人类历史上的很多文明,都是因为机构臃肿,政府规模扩张太快,导致财政赤字,最后崩溃的。搞特务政治的后果,其实是王朝的崩溃。

  Q:明代是财产私有制吗?魏阳:源自欧美的私有财产权,是指对财产(比如土地)排他性的个人所有权,可以使用、继承、转让,出售;这种权利受到法律保护。按照这种定义。明代只有有限的、不完全的私有财产权。与近代欧洲的主要区别有这么几个。

  1)国家对私有财产的法律保护不足。对于民田和私产,明代国家基本上可以随意掠夺。比如明初没收江南富民田产。吃了官司被朝廷收监的,政治斗争失败的,财产往往被充公。这是由于明代没有独立的司法。法律只是统治的工具(ruleoflaw),没有高于立法者的法治(rulebylaw)。因此,私人产权得不到法治的保护,随时会成为官府掠夺的对象。

  2)中国古代的财产主要是家族所有,是一种“家产制”,明代也不例外。《唐律》规定,祖父母和父母都在的,儿子不能随意处置财产。这个规定到明代还有。可见没有完全的个人财产权。在出售田产房屋时,宗族和家庭成员有优先购买权。在家产制下,没有完全的、充分竞争的市场。

  3)作为最大的财产形式,土地,是明代国家财政收入的来源。土地的拥有者须向国家交赋税并服劳役。所以,国家希望把农民固定在土地上,不允许人民自由流动。去外地都需要政府发的“路引”,不然不能旅行。从明初开始,为了控制土地和人口,政府用各种方法阻碍田产的自由买卖。明代的小农(自耕农)没有完全的人身自由,连迁徙的权利都没有,何来自由处置买卖财产的权利?

  4)明代还有大量的官田,寺田,皇庄(皇帝的私产),王庄(王爷的田产),和屯田。所有权也都不符合上述现代产权的定义,在学界造成了大量概念上的混乱。这些田产,名义上属国家所有,只是土地收入归官府、寺庙、王爷、勋戚或者屯田官兵。但实际上,有的也可以买卖。所以明代私人拥有的,是一种有限的财产权。

  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,需要社会保障私人产权,私人(而不是家族)可以订立契约,处置财产,这样才会有长期投资的安全感,达到资源配置的优化。这需要有独立于政府的司法和立法机构,监督政府对民间的掠夺,保证个人的产权。这些在明代都没有出现。

  明代的财产,无论是官田还是民田,都可能在一夜之间被朝廷夺去。只有像西门庆一样依靠官府,才能保有财产。同时,被朝廷夺取的田产(皇庄),往往生产效率低下,无法代表社会进步的方向。可以说,明代的皇权、家族产权、官本位和社会等级制,共同阻碍了个人财产权的出现。

  Q: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您在国外研究明朝历史的情况,就是对明朝历史有一个什么样的基本认识,学术界对明朝历史的研究有没有什么特别新的观点,谢谢!魏阳:这里主要谈美国的情况。美国研究明史的学者,人数远不如清史和现代史的人多,但也算自有渊源和传统。早期的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算是海外明史的一家之言,深刻影响了中国知识界对晚明的认识。黄主要从马克斯韦伯的“工具理性”角度出发,认为明代中国缺乏现代化的动力。他认为明代以道德代替法律,缺乏制度创新。虽然历史有趣,但最终都“没有意义”。和黑格尔和韦伯一样,黄仁宇认为晚明中国是停滞的。这种欧洲中心论的史观,现在受到许多批评。

  最近的研究发现,晚明中国,其实充满了变化的动力,包括在政治制度方面的创新。后来比较有影响的研究框架,有这么几个。一个是从全球史的角度来看明代,比如弗兰克的《白银资本》,把明代中国纳入全球化的视野,来看东亚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和贡献。该研究也大量运用了亚欧其他地区的史料,在学界广受好评。

  另外,欧洲鲁汶大学的NicolasStandaert,也用了大量的欧洲和中国的文献,描绘出中西之间关于礼仪的文化区别,也让人耳目一新。另一个方向,是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,发掘民间社会的文献。这些社会史学者不把精英创作的文献当作是经典,力图勾勒出一个官方的目光没有触及到的民间社会。比如哈佛大学的MichaelSzonyi对于明清福建宗族的研究,普林斯顿的SusanNaquin对民间信仰的研究。这些研究把中国的史料当作一种例证和素材,回答的问题来自欧美宗教学、人类学的理论。与国内学者的路数不同。

  目前美国明史研究有一种倾向,就是不把明朝当作一个典型或者纯粹的汉人王朝,而是强调明朝与蒙元,以及内陆亚洲的文化制度联系。比如DavidRobinson对于明代前期军事文化的研究,强调与元朝的延续性。这大概是受到了新清史学派的影响。美国明史研究的结构性问题之一,是搞清楚从宋代到清代长达千年的“后期中华帝国时代”中,明代的地位到底是怎样的。

  大多数学者认同,唐宋之间,中国有一个根本性的社会转型,叫做“唐宋转型”。但问题是,从宋代到明代,到底有没有突破性的转型?明代是宋代社会的延续,还是更加与清代接近?有些明史学者认同Robert Hartwell和RobertHymes描述的南宋地方化,认为明代延续了南宋以来士人地方化和地方意识崛起的大趋势。这样看来,明代就是宋代的延续。但是也有学者认为晚明中国,出现了根本性的转型,出现了近代化的思想,被称作启蒙思想或者自由传统(比如deBary)。这样说来,晚明是近代中国的开端,而不仅是之前历史的延续。这种分歧,和国内学者关于明代在中国历史分期中地位的争论,是相似的。还有一些细节研究,着重在晚明的政争。

  有学者用哈贝马斯的“公共领域“理论,来解释东林和复社,赞扬明末党争的现代性和社会意义(MaryRankin)。也有人认为晚明的党争集团其实都来自同一个阶级和社会背景,所以无法用欧洲的概念来解释(黄宗智,HarryMiller)。此外还有普林斯顿的Elman,通过打通社会史与思想史,把经学和理学研究放在广阔的社会脉络中理解。WillardPeterson对于晚明中外思想交流的研究,各有一家之言。另外还有关于明代文学、戏剧、城市、宗教、军户、礼仪、司法和边疆少数民族的研究,都各有千秋。但是,建立新的研究范式的著作,近年来并不太多。对整个中国研究领域,产生重大影响的明代研究,还有待出现。

  Q:明朝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可能性高不高?魏阳:简单的说,可能性不大。明末的江南地区,有发达的市场经济。苏州松江的丝织业棉织业,几乎完全为了供应国内和国外的市场。所以也出现了受雇佣的工人,这让一些学者发明了一个词,叫做“资本主义萌芽“。但是,在资本主义研究者马克思看来,到底什么是”萌芽“,恐怕是不太清楚的。

  这取决于对“资本主义社会”的定义。宽泛的定义可能会将晚明的商业和市场经济,当作资本主义。但是大多数欧美学者认为,资本主义不仅仅是商业和市场,而是社会的整体变化:比如要有保障个人财产权,保证契约有效性的独立司法体系,脱离了大家族或者家庭人身束缚的个人主义,社会流动性,自由迁徙的权利(可以被工厂公司雇佣),对创新和科学的尊重和鼓励,开拓进取的精神,尊重法治和个人财产权的政府等等。如果用这种严格的定义,那么明末的商品经济,虽然可观,但是离“资本主义社会还比较遥远。皇权和宗族,也让整个社会缺乏向这个方向发展的动力。

  Q:魏教授,您好!有人认为明代出现的“内阁制”和“工商业发展”在很大程度上标志着中国向近代社会的转型,只不过这个进程因满清入关而中断,请问您认同这种观点吗?如果满清没有入关,那么明帝国有可能通过自我转型(即不受欧美殖民侵略影响)进入近代社会吗?魏阳:对工商业发展,当然是向近代转型的标志。但是商业的发展,并不代表出现了现代的社会。中世纪的阿拉伯商人也精通商业,但是却没有自发进入近代社会。仅仅是工商业的发展,很难说能进入“近代社会”。现代或者近代社会的到来,标志着社会的整体变化:比如要有保障个人财产权,保证契约有效性的独立司法体系,脱离了大家族或者家庭人身束缚的个人主义,社会流动性,自由迁徙的权利(可以被工厂公司雇佣),对创新和科学的尊重和鼓励,开拓进取的精神,尊重法治和个人财产权的政府等等。如果用这种严格的定义,那么明末的商品经济规模虽然可观,但是离完整意义上的近代社会还比较遥远

  明代的“内阁”与现代国家中的“内阁”,是不一样的。现代欧洲国家的内阁制,背后是君主立宪制度。国王尊重法治,日常工作交给内阁,内阁受到国会的监督。而明代的内阁,从法理上说,只是独裁君主的顾问团队,助理团队,不能侵夺皇帝的权力。这样的内阁制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标志向近代的转型。满清入关后,觉得内阁制很好,基本照单全收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满清完全没有阻碍内阁制的发展,谈不上中断。

  清代的商业,基本延续明代隆庆开关后的模式,依然有发达的海外贸易。但是问题是,近代资本主义发展要求的配套设施,依然欠缺。所以也很难说“阻碍”了近代转型。

  Q:发现新大陆后对明朝社会政治经济的影响有哪些?魏阳:发现新大陆对明代中国影响巨大。新大陆深刻的改变了明代社会的形态。简单来说,第一:美洲出产的白银,通过欧洲商人运到中国,增加了明代外贸的顺差。中国出口了大量丝织品、瓷器、茶叶,换来了大量白银。中国在晚明之前,一直有钱荒。就是出产的贵金属太少,货币不够用,所以才有宋代的交子和明初的宝钞(纸币),对经济发展非常不利。美洲运来的白银,增加了货币供给和流动性,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发展。没有美洲的白银,很可能就没有晚明的所谓”资本主义“萌芽和繁荣的市场经济。

  第二,美洲传来的新农作物,比如玉米、土豆、蕃薯,迅速在中国大面积种植。这些高产作物,相比水稻,容易栽种得多,亩产也高。所以促进了人口的迅速增长。从明初到明末,再到乾隆年间,中国人口应该翻了两到三番。这也造成了许多社会问题。因为政府的规模没有增加,人口的翻倍,造成了政府效能不足,管不了社会上这么多事情。所以在明清时期,地方上的宗族起来,承担了原先政府的很多职能,比如义仓、义学,修桥补路,庙会,甚至是收税,都开始由宗族承担。这在南方很明显。所以有人认为明清的地方社会,出现了”自治“的倾向。这是美洲作物引入的长期效果。

  另一个方面,由于人口的迅猛增加,也造成了社会的普遍贫困化。人口多了,人均反而穷了。

  欧洲人对美洲的发现,也刺激了来华的热情。耶稣会传教士纷纷来华,促进了文明之间的交流。中国出口的商品,通过荷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商人,成为世界其他地方的抢手货,扩大了中国的商业文化对世界的影响。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影响,比如meidu等在中国开始传播。总之,新大陆的发现,将中国拉入了整个世界体系之中。中国第一次参与”全球化“,是从明代开始的。

  Q:请问您,有没有明朝人到过新大陆?魏阳:没有证据表明明朝人去过美洲大陆。2002年,一位退休的英国海军军官GavinMenzies发表了一本历史民科著作,叫做《1421年,中国人发现世界》1421:TheYearChinaDiscoveredtheWorld(London:BantamPress,2002).书中说郑和船队里的有人去过美洲。中外的专业历史学家都认为这个结论证据不足。

  Menzies后来又拿出了他在中国古玩市场上买的一张“明代世界地图”,其中标明了美洲和南极洲。这份地图后来也被发现是伪造的。当然,没有证据,并不代表明朝人没去过美洲。但没有过硬的证据之前,只能存疑。· 怎样查询医保缴费明细www.032258.com